牧洋非羊

欧美狗,戴涵涵迷妹。男友是卷西和塞包。万年甜文写手。

[Leoji]一条围巾(下)by牧洋

[Leoji]一条围巾(下)by牧洋

*上篇走这儿

*私设属于我,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文力大概是死了。

*感谢阅读。


“我会很幼稚吗?”雷奥的眼睛中总是闪烁着星子碎屑般的光辉,吸引身边每一个人的注意力集中于他一人身上。即便他干出这种在车玻璃上勾画名字的事情,也看起来会像是天真的可爱,而非幼稚。季光虹看着被雷奥并排写在窗玻璃上的名字,指尖划过带走水汽,透过水汽被摸散的细小区域,可以将车外的流光溢彩看的更加分明,他看得出神,选择性的无视了被雷奥特意圈出来的大大的心形。

“你的教练总说你像个长不大的孩子,还真的挺贴切。”季光虹的教练把自己从与司机的家长里短的交流中拔出来,...

[Leoji]当他们成为巫师(HP AU)

Just 一个小段子。
还在学校里受苦受难,下午考政治。小小摸个鱼。

“一个麻瓜新生?还是亚裔,中国人吗?”
年轻的墨西哥裔少年用着像是被蜂蜜浸润的眼睛盯着冒失敲开他们的车厢的小孩儿,语气颇为疑惑。
被他询问的稚嫩面孔有些手足无措地现在过道与车厢之间,琥珀般柔软又闪烁着星彩的眼睛胡乱地从脚底瞟到窗户外面。此时时候尚早,火车还稳稳地停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古朴的建筑当中,他顺着一缕光线望进带着历史印痕的墙柱里,专心致志于砖块相接的服帖细腻。
“你好?”
对面的墨西哥裔少年长时间没有得到回答猜测他对英文可能不甚熟悉,于是从记忆里疯狂地搜刮同学偶尔言说过的中文。他的发音有些古怪,但每一个...

[雷奥X季光虹]一条围巾(上)

[雷奥X季光虹]一条围巾(上)by牧洋


*鸡血上头,速成短打。大概两发完结,下下周应该会写完。

*对花滑不太了解,所以就是个OOC而且私设满天飞的恋(an)爱(lian)小故事。

*初始时间设定是光虹16岁。雷奥18岁。

*真的OOC飞了!!!真的OOC飞了!!!真的OOC飞了!!

*感谢阅读。


////////////////

北京的冬季总颇有尘土喧嚣之感,万顷来自西伯利亚的气流裹狭着干燥与寒冷降临在这个来人来往车水马龙的城市。早已干枯卷曲的落叶在地上铺就一层金色似流年的道路,仿佛有匆忙的岁月在上面轻盈地舞过。

季光虹背着背包准备像往常一样离开...

【TSN/ME】另一个世界的他与他

*平行世界AU,双向暗恋。
*设定歪七扭八一团,人物OOC严重。
*TSN处女作,谢谢包容!
01
马克•扎克伯格从来没想到他会遇见这样的一个人。
那个人温文尔雅,像是一步一步稳健地踩着伦敦那块历史久远的国土,穿越层层障碍目光的迷雾来到了现世,哪怕这是灯红酒绿的现代美国,他的举手投足满含那个时代英国绅士的腔调。与状似不苟言笑的面庞不符,那个人其实是个热心肠的小伙子,随时随地都能投以一个灿烂温和的微笑给你,让你感觉你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在神话故事里总是不知检点的、光着屁股的小毛孩,小毛孩一脸“我懂”的表情,手持他那把颜色耀眼的小弓箭,正中心口给你来上一发。
马克性格虽然总是乖僻得仿佛脱离人群,但在这个人身上他...

[启副]念念不忘(上)

*OOC!OOC!OOC!
*还没看原著,剧只补到第9集。私设如山,可能不符原著设定,大家一乐就行。
*好久不写文,文力低,见谅。



       东北入了冬,便难得有几天不落雪。或是鹅毛大雪,又或是零星的飘雪。
       然张大佛爷初遇副官之时却是难得的晴好日子。冬日一轮暖阳高悬在碧蓝澄澈的天穹之中,朝这片广袤的土地播撒下万丈光芒,照耀世间。
       

过客

*字数5529

*伪民国paro黄蓝

*po主文力已死,OOC

*每段开头选自郑愁予《错误》


一 

“我打江南走过”


黄少天将由于北方战事连绵,无意去整理而致过长的头发拢到耳侧,趁着片刻的安宁来到了江南的某个不知名的安静小镇。青石白瓦,岸边摇曳的杨柳枝条,糅杂出来的是独属于江南的温婉与坚毅。

黄少天低着头,眼眸中散发出来的熠熠光彩在数次战事之中被消磨了些许,他盯着脚下一块一块石板拼凑起来的道路,忽又抬起头来。周遭是一片寂静,天空却是阴沉的可怕,如同铅块般的天穹带着惊人的压迫朝着地面压下来。

“要下雨了。”黄少天淡淡开口说道,一反常态的简短话语。紧随...

自己的笔名☆

© 牧洋非羊 | Powered by LOFTER